北京走私辩护律师
法律热线:
律师文集

工资单造假吃空饷 80后新娘获刑五年

发布时间:2018年5月8日 北京走私辩护律师  

“被告人王洁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去年12月,新婚不久,本应和丈夫开始描绘生活新图景的王洁,却因职务侵占罪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听到法院判决的那一刻,王洁不禁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我的工资我做主

31岁的王洁出生于上海的一个普通家庭,大专毕业后先后进入几家私企工作。2011年3月,王洁应聘到上海一家劳务派遣有限公司工作,担任助理一职。2012年4月,王洁转为人事专员,主要负责为公司员工及派遣出去的劳务工办理入职、离职手续,编制工资表,代发工资、代缴社保等工作。

按常理说,相对于助理一职,人事专员少了很多杂事、琐事,工资待遇也有了一定的提高。但王洁却并未因工作的调整而高兴,反而十分苦恼。原来,在担任助理一职时,王洁的主要工作任务说白了就是打杂、跑腿,甚至包括帮经理处理一些生活上的琐事、杂事如接送孩子、干洗衣物、签收快递等等。转为人事专员后,王洁不仅要做好份内的人事日常工作,还要额外地完成经理转交的各项杂事、琐事,工作量相当于之前的两倍。

“干着两个人的活儿,却拿着一个人的工资,我心里有怨言却又说不出口,最后才会想出这么一个招数,没想到会把自己送进监狱。”当闸北检察院的检察官在看守所提审时,回想起当初的一念之差,王洁后悔不已。

王洁坦言,在制作工资单时,当看到公司派遣出去的劳务工都拿着比自己高好几千的工资时,心中十分不平衡。为了弥补自己心中的不平衡感,王洁开始动起了脑筋。“上海一家空调公司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我们公司有200多名的派遣员工都在那里上班,他们的工资单全都由我负责编制。一般我把工资单做好后,交给经理签字确认,然后财务会根据我做好的工资单发放工资。由于员工比较多,所以经理在签字时也不会一一核对,我就想着可以钻个孔子,给自己找点补偿。”

2012年7月,王洁在编制空调公司的派遣员工工资单时,私自增加了自己男友小卫的姓名和银行卡号,并为他编制了8000元的工资发放额。当王洁忐忑不安地将工资单交给经理时,经理却丝毫没有发现异常,粗略翻看后很快地就签名确认了。顺利地领到了自己的“第二份工资后”,王洁的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自2012年7月至2013年7月,王洁根据自己的需要,每月向男友的银行卡打入几千至万余元不等,共计约15万元的工资。而无论是公司还是男友,都没有察觉到王洁的举动,王洁也越来越享受这种“自己的工资自己做主,老板亏欠的自己动手弥补”的感觉。

新嫁娘获刑5年

2013年初,王洁和相恋多年的男友小卫终于步入婚姻殿堂,靠着额外的“工资”,王洁还给自己添置了几套漂亮的衣服和首饰,爱情的美满和事业上的顺心,让王洁心中仅有的一些不安感一扫而空。

但纸包不住火,2013年7月,公司在核对账目的时候发现空调公司的应发工资总额和实际发放工资总额不符,仔细核对工资单时,发现员工中多了一个叫“小卫”的员工,而经空调公司查询确认没有这个员工。意识到事情蹊跷,公司财务通过银行进行了查询,发现了公司从2012年7月起共向“小卫”的账户支付了13个月的工资,共计14.9万余元。察觉问题可能出在工资单编制环节,公司很快就将王洁找来谈话。

知道事情已经隐瞒不住,王洁只能强作镇定,并承诺将以多发的工资作为借款,之后一并还给公司。但银行卡里的钱早已经被王洁挥霍一空,一时无法将钱款还给公司,而且她也不想让家中人尤其是新婚丈夫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和公司老板谈话后,王洁索性不再去公司上班,玩起了“失踪”。

不过,王洁终究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2013年9月,经闸北区检察院审查批准,公安机关对王洁执行了逮捕。本该是新嫁娘,幸福地与丈夫享受甜美蜜月时光的王洁,只能在丈夫和家人惊讶、悲痛的目光中被警方带走。

2013年12月,闸北区检察院以



首页| 关于我们| 专长领域| 律师文集| 相册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询|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北京走私辩护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0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3501153887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